忠义街:温州瑞安一条穿越千年的历史文化古街

2018-12-14 16:35:12 来源:嘉兴在线

  嘉兴在线讯(记者 颜伟光)2018年11月4一6日,我参加了中国报业协会组织的“美丽中国行”百媒看瑞安大型采访活动。5日下午,我们来到温州瑞安的千年古街忠义街采访。

  如果说北京的王府井大街,见证了北京博深厚重的历史,上海的南京路折射出上海摩登繁华的篇章,那么瑞安忠义街却蕴含了人文底蕴的深厚积淀。悠悠岁月,记载着忠义街的兴衰遗痕,演绎着每一个时代的风貌,浓缩了千百年来瑞安的历史、文化乃至情感,散发出无需哗众取宠就有的独特魅力,飘逸出醇厚浓郁的历史况味。来到这里,她便给你诉说她的前世今生,真的是“给他半天,还你千年”的恍如穿越之感。

       一、千年古街忠义街

  瑞安的忠义街,全长约450米,共有3个主入口,东、西入口以及北入口,都有明显的标识建筑。现在已经是一条传统与创新发展的“创意文化街区”。

  我们一踏进忠义街,只见一座8米高、9米宽用花岗岩精心雕刻的牌坊亮相街口。这个高大气派的牌坊,“忠义街”三个苍劲有力的楷书静卧其上。再观左右两侧,四根挺拔的石柱子矗立在那里,柱子前后分别刻着对联:“刚日读经柔日读史,十年树木百年育人”、“学综书林贤哉远识,言超理窟穆尔清风”。站在那里便感觉到一股厚重、沉稳、简约的气息扑面而来。

  忠义街上的一些闻名遐迩的古建筑仍然保留着自己独有的朴实风格,给人以家的感觉,甚是亲情。每一处古建筑是忠义街的一个个古老且典雅的音符,似一幅幅古朴浑厚的画卷。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浙江四大藏书楼之美誉的玉海楼,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我国最早一所新式的中医学堂——利济医学堂,明代建筑李维樾故居、林庆云宅、胡演元宅等10多座优秀民居与附近开全国公用图书馆之先河的心兰书社连成一块,文化内涵极其浓厚,形成了瑞安特有的历史文化传统景观。

  踏上这条古街,遥想千年前的风情。因街上有一座赫赫有名的忠义庙而得名。该庙纪念的是瑞安县城创始者、名列瑞安十大杰出历史人物之首的蔡敬则。在东汉献帝建安年间,也就是公元196—219年,蔡敬则率领义兵御寇有功,官授永宁县东部都尉,衙署设于邵公屿即今公园路一带。到三国东吴孙权称帝时,赐谥忠义,被列入乡贤名宦,开始在县署建庙奉祀。明武宗正德年间重建,额曰“忠义”。这便是忠义庙和忠义街的由来。

  忠义街从古到今,都是一条表面看似静谧,却有着深不可测的文化内涵之路。明至清代,发展为达官贵人、文雅之士聚居之地,民国时期更是比户书声。人文深厚,环境异常清幽,道路不长,路中有河蜿蜒其内。

  忠义街带着她的故事,她的沧桑,走进了新时代。近年来,在一群艺术工作者的修复计划下,老建筑与新情怀的和谐碰撞,才使这条老街重新焕发了生命,感受到乡土人情的寄托和迷人的人情味,还有浓厚的艺术文化气息。街上的老建筑都成为一个艺术平台,历史留下的斑驳痕迹,成了瑞安城市最美丽的风景线,展现了文创的力量和意义。

  瑞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李刃给我们介绍:这条路汇集了瑞安所有的文化地标,这条路短短450米的路,有两座国保,一座省保,还有十几处历史建筑,而且这条路的前身今世,瑞安很多著名的文化人,都跟这条路有关系,这条路是瑞安文化的集聚地,也是瑞安文化的高地,所以我们打造这条历史街区,是很有意义的,对瑞安人寻根过去,扎根现在,深耕未来,有很深的历史价值。

  当我们在忠义街一路往西走,修缮后的这条街再现了晚清、民国古修建风格,也有传统资料和现代修建相结合的非遗馆,还有民间保藏者叶茂钱的保藏馆,经过深化发掘瑞安文脉,融入瑞安非物质文明等前史回忆。据介绍,随着各类场馆的逐步修复,整条街将会是瑞安本乡文明的一个缩影,是城市文脉、前史回忆、文保单位等文明聚集地,一起也是城市商业中心、人流集散中心。

  修缮后的忠义街,散发出古韵古味,古风扑面,情韵动人,焕发青春。更赋予瑞安市这个全国文明城市记忆的载体,让忠义街这“脉根”,以新的生命力得以继承传扬。将引领着今天和后世的人们,永远地记忆这些与瑞安的城市相关的历史,这些关于城市和城市人相关辉煌记忆,这些与生活相关的点点滴滴。忠义街犹如千百年老窖,在现代散发出独特的脉脉幽香,令人迷醉。

        二、藏书名楼玉海楼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演进中,每个时代总有一批知识分子不仅自己孜孜不倦地读书、写书,而且印书、藏书。到晚清,浙江就有四大著名的藏书楼:浙北南浔的嘉业堂,浙东宁波的天一阁,嘉兴海宁的别下斋,还有就是我们今天来采风的温州瑞安市的玉海楼。

  玉海楼是忠义街上的一片绿荫,也是繁华文化街区中的一个花园。据工作人员介绍,玉海楼占地面积约1980平方米,坐北朝南,前后三进,依次为门厅、花厅、正楼和左右厢楼。前有半月池,后有花园,庭院深深,为孙诒让及家属生活起居之所。整个玉海楼由玉海藏书楼、孙诒让故居、百晋陶斋、颐园、孙诒让纪念馆、民俗文物陈列六大部分组成。

  我举目四望,到处是名人字画,辅以一些珍贵的历史遗照,把这里装点得素朴、高雅、别致,尽显浙南官宦人家特色。

  大门口立着一块千年古县的大石碑,当我们走进大门,门楣上大书“百晋精庐”几个大字,右书“颐园松菊”,左对“玉海图书”。跨过门槛,一幅巨幅的孙诒让纪念图像赫然在目。进入故居,有对联“小学开近世先河,经书集清代大成”和“一代儒宗文字学,千秋训诂墨经人”。两副对联高度概括了这位前辈学人的学术成就。郭沫若题字的“百晋陶斋”, 仿佛在向我们诉说着这一方圣地的悠久历史。

  在我眼里,孙诒让故居简直就是一个书法博物馆。从工作人员的介绍中我们不难得知,瑞安,这一人杰地灵之地,果然是一方文教圣地,孙诒让,不愧为一代国学大师。

  晚年,孙诒让还斥巨资私人办学,兴建了温州蚕学馆、算学馆、学计馆,也就是今天的温州中学、温州二中、瑞安中学前身。百余年来,其人其学,泽被后世,为千秋万世所敬仰。

  当我们走进玉海楼,就可以看到郭沫若1964年来访留下的题词:“甲骨文字之学,创始于孙仲容,继之者为王观堂。饮水思源,二君殊可纪念。”郭老慕名专程到玉海楼参观,浏览了部分珍贵的古籍,对孙诒让治学的功绩推崇备至,说孙诒让是一个认真做学问的人。在公园式的小院石像、石碑、花木沉寂在小楼的前面。从如织的游人来看,它是热闹的,可是谁又在深深思索这个1996年就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藏书楼的内涵呢?

  为了保护心爱的藏书,孙诒让父亲孙衣言为藏书订立了可怕的戒律,戒律甚至细致到看书必须采取哪种姿势:藏书不能靠着看、不能侧着看、不能倚着看、不能躺着看、不能单脚站着看、不能用指甲掐书的中缝、不能用指沾唾沫翻书等等,而且须在几案上垫一方蓝布方可读书。民间传说孙诒让长年不下楼,饭菜用吊篮钩上来,三年时间把藏书啃了个精光,甚至练成能在黑暗中准确摸到任何一本书的功夫。

  正是依仗着这座庞大的家庭图书馆,孙诒让从小便广涉经籍,13岁就写成《广韵姓氏刊误》,日后建树广至经学、史学、文字学、考据学、校勘学等各方面,一生著述丰富,《周礼正义》《墨子间诂》《契文举例》成为其代表作。由于成就巨大,被章太炎冠以“三百年绝等双”,他与俞樾(俞曲园)、黄以周合称“浙江三先生”。

  孙诒让父孙衣言官至从二品,做到湖北布政使,叔孙锵鸣官至三品,为翰林编修。按说在这样背景下长大的孙诒让,仕途应当不难,但事实上孙诒让科场却极其不顺,虽然乡试遇到张之洞为考官而中举,然而考进士却八次皆落第,结果他终身全扎在书堆中。

  在穷经皓首的同时,孙诒让还以教育民众、兴办实业为己任,曾开设了大小300多所学校,被推为浙江省教育总会事实上的会长。

  早在清嘉庆年间,孙诒让的祖父孙希曾生下了长子孙衣言,几年后次子孙锵鸣又 降临。孙衣言、孙锵鸣成了孙氏名门的顶梁柱,先后考中进士,先后被招入翰林院。光绪三年,孙衣言还任了从二品的江宁布政使。但从政只是孙衣言的一面,在游宦各地时,孙衣言带着儿子孙诒让潜心收集佚文珍籍,尤其注意乡邦文献。他在离任后,毅然回家乡开坛讲学,并最终收集10万卷藏书,建成了玉海楼闲读终老。

  “天下翰林皆后辈,朝中宰相两门生”,据传这是俞樾所撰。孙衣言之弟孙锵鸣与哥哥一样,也是位翰林,入翰林院比孙衣言还早。在孙锵鸣的门下,出了两位满清重臣:道光二十七年孙锵鸣任会试考官,李鸿章、沈葆桢在他手里中了进士及第,后来李鸿章官至军机大臣,封大学士;沈葆桢为船务大臣,封太子太保。

  我徜徉在玉海楼的书海里,如同遨游在博大精深的知识宝库,静静地幻想着,一个人如拥有上万册的图书该多好。明月孤灯,书香永伴,那是多么幸福的日子。我久久不愿离开树木苍翠、花香迷人的玉海楼,在这里,我如同经过了一场人生的洗礼,心灵得到净化,思想愈加丰满,孙大师留给后人的岂止是一座玉海楼。

  三、我国第一所中医学校利济医学堂

  我们从玉海楼出来,一座儒雅的门屋就静静地立于小街的斜对面。街道很窄,是过去内河码头通往瑞安城关的必经之路,门屋外是朴素的黑灰色砖墙。门屋设台门,青石门框上饰有如意头,曲线优美。巍峨的门台上方青石匾额写着“利济医院”。

  工作人员介绍后,我们才得知“利济医院”这四个大字的一段小典故,光绪年间陈虬等人筹建利济医学堂时,请乡贤孙衣言题额。孙衣言先生想,从古至今只有朝廷署衙以“院”为名,如枢密院、翰林院等等,民间一个小小的医所,何以用“院”,遂改成了“医舍”。陈虬收到题额后,觉得老先生虽然学问渊博,但有点迂腐,如叫他重写,怕也不妥,于是又请了城内的薛遇宸先生,另写了一个柳体的“院”字替换掉“舍”字。字虽二人所书,风格却也相同,苍劲有力,于是此匾一直留用至今。

  走进古迹斑斑的大门,可见利济医学堂坐北朝南,砖木结构,采用传统的梁架穿斗式建筑,呈四合院式。走进前厅,门楣上分别标有“诊室”和“药房”字样。

  主楼是西式带廊的楼房,上刻有“利济医学堂博物馆”小篆牌匾,馆内有陈虬先生的半身塑像和生平介绍,还有许多医学堂的史料记载展览。主楼的二楼陈列各种动植物标本,后院则是重建后的草药圃,如今园子里栽种着紫藤、桃树以及杜仲、黄柏、山茱萸、枸杞子等各类药用植物。

  来到利济医学堂旧址,我们仿佛置身于130年前的当下,穿着长袍马褂头戴瓜皮小帽的学生们在讲堂听先生授课的情形,渐次浮现眼前。因利济医学堂而起的新医派改革的那段历史,也随之开启。

  在我国近代史上曾经历过一段灾难深重的动荡岁月,日益严重的民族危机促使爱国的读书人纷纷探寻救国之路。一大批主张改革的知识分子提出了各自的救国方案,早已倾心经世之学的陈虬自然不甘寂寞,更是留心撰述,冀成一家之言,能为世所用。

  清光绪十一年,也就是1885年,瑞安人陈虬、陈介石、何迪启、陈葆善等人主张效仿西学,在瑞安城东杨衙里创立了这所新式中医学堂——利济医学堂,可以说是一场与维新运动一脉相承的运动。

  作为我国近代史上第一所中医专门学校,“利济”是近代中医教育事业的嚆矢。利济医学堂以“道济群生,泽衍万世”、“借学堂为造就人才之地”为宗旨,运用西方办学制度和方法,传授中医理论和临床实践的新式中医学校。

  学堂的教员皆是浙南各地的优秀人才,陈虬亲自主持教席,除平日授课之外,尤注意培养学生的自学阅读能力。尤能可贵的是,利济医学堂把刚刚传入我国的新医书分为全体学(解剖)、心灵学、卫生学三学七类介绍给学生阅读,兼收并蓄,开拓学生眼界,开中西医结合之先河。医学堂附设的利济医院是浙南最早的医院。

  学堂有一套完备的规章制度,陈虬手订的十六条《习医章程》的影印件,如今在展馆内仍然可见。其对入学年龄、注册要求、缴费数额、学习年限、课程设置、考试方式、毕业行医注意事项,以及行寄宿制度、伙食标准等等,都有明确规定;且还规定“课其所业有成,不拘年限”,即凡勤奋好学提前学完应修课程,考试合格的学生,可提早毕业,好似今日高等院校修学分制度。

  利济医学堂设有独立的图书馆——心兰书社。1895年,由陈虬主持,利济医学堂又筹办了《利济学堂报》,这是中国第一份校刊,是师生倡议变法维新,开展医学争鸣的园地,在全国各大城市及港澳都有发售,深受各界重视。因此,利济医学堂的诸多第一,在中国近代史上拥有特殊的重要地位。

  利济医学堂先后一共办了十八九年,据统计,至少培养出三百余名中医生造福社会;同时开启了浙南各地开办中医学校的风气。继利济医学堂之后,温州地方先后有永嘉中医学社、国医国学社、普安局等中医学校的兴办。

  据了解,利济医学堂是我国第一所采取欧美办学制度和方法开办的新式中医学校,比1915年上海丁甘仁所创中医专门学校还早30年。利济医学堂的创办,培养了一大批有用医学人才,开创了温州医学教育崭新局面,是永嘉医派的思想文化在近代的延续,在今天看来,仍是温州中医药文化的血肉和精神。

       四、全国最早的图书馆心兰书社

  在看过利济医学堂后,陪同介绍的工作人员给我们介绍,这条路上不仅医学堂是全国最早的,就连图书馆也是全国最早的。我们沿公园路一直往西走,至邮电路右拐,右首是心兰苑小区,小区西门外一座民国风格建筑,就是心兰书社。

  据介绍, 心兰书社是清末“同光新政”的历史产物。在这一特定历史条件下,地处我国东南一隅、交通闭塞的海滨小城——瑞安,许启畴、陈虬等20多位社会先贤,深感瑞安地处“浙江尽头”、“苦无书读”,倡议聚书,相约创办“心兰书社”,以求相互切磋学问。

  他们以集资方式,每家出钱十五千,共三百千,率先在瑞安筹建一座作公众阅览、播布古今中外文化科学知识的民办公共图书馆。这在全国尚属首例。

  筹款除购书外,余款在飞云江南岸置涂田数十亩,以每年所得田租数十千为购书之款与管理之用。心兰书社的创建,不仅为瑞安读书人提供了阅读条件,而且还为他们搭建互相学习、互相切磋、互相砥砺的平台,成为培育瑞安人才的一方沃土,对推动科考发挥一定作用。

  心兰社从清末到民国,历风雨沧桑数十年,晚清政府将其改设为学堂,所有书院藏书陆续为各地图书馆接收,心兰书社亦成为瑞安图书馆。后为国民政府党政机关“三青团县团部”所占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先后又为公信簿记学校、丝绸厂、食品厂等单位使用。

  2011年4月,心兰书社修缮工作开始,经过修复基本恢复了民国时期的仿西洋建筑结构的原貌。灰瓦白墙,前门后廊,廊间立着方柱,柱与柱顶部有拱形连接,是典型的清末民初中西合璧式的风格。

  书社整个平面呈“凸”字形。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占地面积280平方米。复原后与附近的管宅、何宅等明清故居结合起来,成为瑞安忠义街历史文化街区的新亮点。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